百姓彩票app下载

论监狱政治改造的历史地位与现实价值

作者:    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10-30     文章录入:张东升


2018年6月28日,司法部首次提出了“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统筹推进监管改造、教育改造、文化改造、劳动改造”的五大改造新格局。与原来的“三大改造”相比,五大改造作为一个政治性极强的综合开放系统,最鲜明的特征就是突出政治改造的统领作用,从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各个层面彰显了监狱作为政治机关的本质属性。从历史方位上来讲,政治改造的提出对新时代监狱工作走什么样的改造道路、如何坚定改造工作的正确政治方向、怎样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监狱制度给予了明确回答,是监狱改造工作的一次跃升,凸显了监狱的使命担当,体现了党对监狱工作的绝对领导。

一、政治改造的内涵与目标

(一)政治改造的内涵

政治改造的实质是罪犯思想改造。历史上我们曾管政治改造为思想政治教育。“思想政治是一门科学,是关于人的理论,是关于人的精神世界成长进步发展的学说。就我国现阶段而言,思想政治教育实质是我们党和国家主流文化、特别是基本价值观念的运作载体和实现形式。”就当前而言,政治改造就是要突出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教育为核心,深化社会主义法治教义,强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塑。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思想与行为是“人类思维中最早出现的认识现象”。要从行为上将罪犯这一社会不和谐因素改造成为社会和谐因素,就必须加强罪犯思想研究与跟进,就要“正确地认识人的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人的思想的社会内涵,以及人的思想的变化的物质生活条件”,就要用社会主义思想的价值观、道德观去武装罪犯头脑,用正确的、科学的、时代的理论、理念去矫正罪犯思想认识中的错误、偏差,用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认知去根除罪犯思想中堕落的、腐朽的、落后的思想残存。

(二)政治改造的目标

政治改造在改造工作中具有方向性导向性权威性,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方法手段,而是目标,是检验改造效果的首要指标,是政治建设在监狱工作的集中体现。这一目标分层来讲就是“宏观上起到连接监狱工作和国家安全的作用,要求把监狱安全和改造工作融入国家大局稳定、人民安居乐业中规划推行;中观上起到统筹坚守安全底线和践行改造宗旨的作用,要求刑罚执行两个目的同步落实、互为支撑;微观上起到统领五大改造,要求以世界观改造为核心目标,所有的改造措施都朝着这个方向设计、实验和检验。”站在实践的角度,从整个监狱系统大局来讲,政治改造主导着监狱改造工作方向和目标;从每个监狱自身工作规划来讲,政治改造引领着罪犯改造等级分类,抓住极难改造的关键少数,集中最优资源对最危险的罪犯综合运用各种改造方法,把社会的危险因子转化为和谐因素;从个体罪犯改造立场来讲,政治改造利于消除其对国家的仇恨和对抗,思想和行为回归合格公民的轨道。

因此,开展监狱工作要有大局意识,要明确政治改造目标最终是保国家安全、社会安全、人民安全。

二、政治改造的历史地位

(一)政治改造的历史经验

1.建国初期的政治改造

纵观我国监狱发展史,罪犯政治改造工作最早可追溯至党在土地革命时期所创建的监狱行刑实践活动,是我国监狱完成罪犯监管改造任务的一贯要求和特有优势。虽然政治改造在不同时期名称有着不同的命名,诸如“政治教育”、“思想教育”、“政治思想教育”、“思想政治教育”,但是政治改造一直我国监狱发展史的一条主线,贯穿于罪犯改造工作的全过程和各方面,且内涵和形式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的发展社会矛盾的变化而不断丰富与完善。

建国初期,我国监狱关押了大量战犯,其中包括末代皇帝、国民党战犯和日本战犯。对于这些战犯,如何进行改造管理,成了当时我党棘手的问题。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八劳”会议的顺利召开正式揭开了我国监狱对战犯改造的序幕,工作局面为之一新。其中最为典型的便是监狱对于旅顺日本战犯的成功改造。战犯的成功改造,其中一大法宝就是运用了以毛泽东罪犯改造思想为指导的政治改造。1954年8月26日,政务院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改造条例》第4条规定,对罪犯改造“应当贯彻惩罚管制和思想改造相结合,劳动改造和政治教育相结合的方针。”以末代皇帝溥仪为例,溥仪自幼养尊处优,封建残余意识强烈,但是监狱通过政治学习、因材施教、劳动教育、人文关怀、社会实践活动等各种改造手段对其进行价值观和世界观的改造,把一个不会劳动,思想意识负面的封建皇帝成功改造为拥护共产党、能够参加基本劳动的守法公民,将其从国家与人民的对立面改造成为认同并参与社会主义国家建设的积极分子。

2.改革开放时期的政治改造

改革开放后,随着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发展上来,我国监狱对罪犯的改造工作也进入了新的轨道。1982年2月18日,公安部印发的《监狱劳改队管教工作细则(试行)》规定:“监狱、劳改队应当结合劳动生产,对犯人实施政治思想教育和文化技术教育,把犯人改造成为拥护社会主义制度的守法公民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有用之材。”并规定“政治思想教育主要包括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教育,法治和认罪教育,人生观教育,劳动教育,道德品质教育,形势教育,政策前途教育。”从规定中可见,当时虽然也提及政治改造,但是对于政治改造的重视程度还很不够,主要的精力仍是放在劳动生产上,这与当时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为重心的背景是不无关系的。

1994年,《监狱法》正式颁布,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监狱人自此有了自己的法典,是我国监狱史的一座里程碑。这部出台的《监狱法》根据当时罪犯改造的实际情况,在1982年公安部印发的《监狱劳改队管教工作细则(试行)》基础上,将罪犯的改造目标从“有用之材”更改为“守法公民”。其中第四条规定“根据改造罪犯的需要,组织罪犯从事生产劳动,并对罪犯进行思想教育、文化教育、技术教育”;第六十二条规定“应当对罪犯进行法制、道德、形势、政策、前途等内涵的思想教育”。这两条规定意味着罪犯政治改造的地位与内涵首次在法律层面上得到了认可。

1995年2月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监狱管理和劳动教养工作的通知》(国发[1995]4号),明确提出监狱工作要坚持“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的方针,旗帜鲜明地指出了监狱的基本职能和基本任务。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司法部对监狱政治改造工作又做了更加具体的规定。2003年6月13日司法部以第79号令发布《监狱教育改造工作规定》,规定罪犯政治改造工作包括认罪悔罪教育、法律常识教育、公民道德教育、劳动常识教育和时事政治教育。2007年7月4日司法部颁布的《教育改造罪犯纲要》又进一步将思想教育的内涵整合为法律常识和认罪悔罪教育、公民道德和时事政治教育。从而更加方便罪犯政治改造工作的实践开展。

(二)政治改造的历史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监狱在罪犯改造方法和理论上开展了积极的探索,在方法理论上取得了长足进步;学习借鉴了西方罪犯矫正理论和和技术,拓宽了监狱管理者的管理手段;在主要运用管理、教育和劳动三大基本改造手段的基础上不断创新矫正措施。如今监狱司空见惯的分类矫正、循证矫正、心理矫正、个案矫正不仅开阔了罪犯改造的思路、丰富了手段,而且真正走出了科技治监的第一步。但同时,这一倾向也出现了重技术、轻政治,重心理矫治和培训谋生手段、轻思想教育特别是世界观的改造的问题。

三、政治改造的现实价值        

面对改革开放以来政治改造被逐渐弱化的状况,新一届司法部领导班子高瞻远瞩,批判性地继承了建国后政治改造的思想与经验,在三大改造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了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的五大改造,凸显政治改造作为罪犯改造的核心目标,抓住世界观改造这个根本,成为整个改造体系的灵魂和指挥棒,贯穿于全部改造工作。

(一)监狱无条件服从党的领导这一政治属性的必然要求

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特征,做好新时代监狱改造工作,必须始终坚持党对监狱工作的绝对领导,要旗帜鲜明地把讲政治作为根本要求,自觉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监狱首先是政治机关,其次才是国家刑罚执行机关。作为国家暴力机器与专政工具,监狱鲜明的政治属性决定其必须加强党的政治领导、思想领导、组织领导,自觉服务和尊崇于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的要求。此外,监狱工作的组织原则、法定原则和纪律要求也决定了监狱机关应该以政治改造为引领,加强罪犯改造转化工作,从而体现新时代监狱工作的政治高度,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政治责任。因此,政治改造是坚持党对监狱工作绝对领导的根本体现。

(二)监狱改造工作所面临的新时代新形势新情况的必然选择

监狱工作既是政治性很强的业务工作,也是业务性很强的政治工作。

在监狱发展层面上,随着《刑法》、《刑事诉讼法》的修订和实施,改造对象、押犯结构变化很大,特别是国家加大了对暴恐犯罪的打击力度后,暴恐罪犯的增加对监狱的传统改造工作理念、日常改造秩序、监管危险难度以及监管安全设施提出了新的挑战。要完成这些时代赋予监狱的新的历史任务,就必须注重政治改造,从政治的高度认识、分析、研判、评估、处理监狱改造工作,适应时代潮流、把握监狱工作的正确政治方向。如果依旧停留在粗放式、经验式、浅层式的认识和管理层次上,就难以提高罪犯改造质量。

在国家发展稳定大局的层面上,十九大以来党中央对新时代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一些列重大部署,我国社会矛盾已经产生了新的变化,人民对公共安全提出了新的要求,国际国内犯罪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产生了新的趋势、特点。这一切新的外部变化都要求要把监狱工作置于国家总体安全观之下,置于国家和社会治理体系当中。由此,政治改造的提出势在必行。

当前,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向纵深发展,监狱刑罚执行工作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黑恶势力罪犯比例日益攀升,减刑幅度日趋从严,监狱进口宽、出口紧,这对监狱的监管安全、罪犯改造质量提出了挑战。新时代监狱如何坚守安全底线,完善安全治理体系,创造世界上最安全的监狱,其根本方向就是坚持党对监狱工作的绝对领导,践行改造人的宗旨。这也要求落实政治改造在改造工作中的引领作用。

强调政治改造的引领作用,以政治改造来指导当前的业务理论工作,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的充分体现。

(三)监狱改造工作激发罪犯积极改造的必然道路

如何有效解决终身监禁、限制减刑、老弱病残等类罪犯改造信心和动力不足的问题,涉黑涉恶、危安暴恐类罪犯的认罪悔罪教育难度加大的问题,以及因罪犯监狱人格被进一步强化导致的心理矫治难度加大的问题,都是新的刑事法律颁布实施以来,监狱机关所要具体面临的艰巨改造任务。罪犯这一特殊群体普遍存在政治觉悟较低,领悟能力较弱的客观情况,加强政治改造,牢牢占领改造罪犯主阵地,显得尤为重要。监狱对罪犯实施政治改造,支持他们在监禁条件下仍能履行义务和施行善举,则使其感受到党和人民的温暖,这必然会增强他们的自尊心和改造信心。几十年来的改造罪犯工作实践证明,政治改造是促进罪犯改造作用最大的激励手段。唯有政治改造合格了,改造成果才能得到有效巩固和持久维护。监狱严格执行党的监狱工作方针政策,注重提高罪犯认罪伏法、积极改造的自觉性和主动性,把政治改造这一根本激励手段和监管改造、教育改造、文化改造、劳动改造等措施有机结合起来,正确运用到改造罪犯的实际中去,让罪犯在思想上、情感上认同党的领导、认同伟大祖国、认同中华民族、认同中华文化、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用社会核心价值观等先进理念来牢牢占领罪犯思想领地,促进罪犯认识、理解、拥护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增强罪犯自觉接受思想改造的内在动力,减少罪犯对党和政府的仇视、对立情绪,从而最大限度地增加社会和谐因素。将政治改造统领贯穿罪犯改造全过程、监狱工作各领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改造罪犯的精神动力和改造利器。

四、对落实政治改造的思考

政治改造提出将近一年,各监狱机关和监狱民警的接受程度还有较大差异。例如,为促进五大改造新格局的生根发芽,北京监狱管理局适时提出“一四五四”北京行动纲领,积极走在前列、干在实处,创造北京经验。当然,也有一些地方监狱对政治改造存在着一些不同声音,尤其是对政治改造的落实心存疑虑。为此,笔者想从以下几个角度来论述对如何落实政治改造的思考。

一是要强化罪犯的政治思想改造。创新爱国教育方式,采取观看热卖爱国影片、阅读分享爱国书籍的方式,让罪犯在生活点滴中增强民族自豪感和爱国情结。需要进一步健全罪犯政治改造内容体系,修订相关完善的教材与制定教学计划,明确并创新学习内容与方式,不能仅仅满足于过去党的理论、党的历史等学习,更需加入当前形势教育、特别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核心的政治教育。

二是要强调罪犯的认知行为改造。在法律常识教育基础上,加强罪犯认罪悔罪教育,通过內视观想等新方法引导罪犯自觉改造。要对罪犯开展公民道德教育,使罪犯明确社会主义道德的基本原则和要求,正确处理个人、集体、他人的关系。拓展时事政策教育,允许鼓励罪犯在一定范围内讨论发表意见,增强罪犯明辨是非能力。

三是加强罪犯实践情景式改造。开辟政治教育基地,定期开展爱国教育等实践活动。强化每周一升国旗唱国歌,每晚看新闻联播等固定工作,让罪犯的政治改造更具仪式感。邀请英雄楷模、教授专家来监坐报告,与罪犯零距离交流,解除罪犯心中的死结与疑虑,帮助罪犯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四是要对罪犯进行因人施教。政治改造工作要紧贴罪犯改造实际情况,要通盘考虑罪犯基本信息、社会信息、心理信息这些静态信息,同时又要实时关注罪犯日常改造表现,从而做到合理定位、教学相宜,周密安排,提高个别教育转化概率。建立高危犯专攻档案,善于捕捉罪犯容易发生转变的契机,如在犯人生日、亲人祭日等重大日子上下功夫、做文章,往往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政治改造效果。

五是要将政治改造落实贯穿到其他四大改造中。充分尊重罪犯人格尊严,关心罪犯生活困难,以人文关怀攻破罪犯的心理防线,是政治改造在监管改造中的落实;增加对罪犯进行“五认同”“五树立”等教育,是政治改造在教育改造中的落实;教育罪犯积极参加劳动、对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做贡献,是政治改造在劳动改造中的落实;对罪犯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塑,是政治改造在文化改造中的落实。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进“智慧戒毒”建设研究
ysqgk.jpg